背景: 阅读新闻

安徽萧窑考古发掘新收获






[日期:2019-08-10] 来源: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武汉大学考古系 萧县博物馆  作者:蔡波涛 谭雨蓉 周水利 [字体: ]

      萧窑发现大批制瓷遗存,生产布局和面貌更加清晰

      萧窑作为皖北地区最为重要的窑址之一,长久以来考古工作开展较少。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15年对欧盘窑址的考古发掘工作,不仅出土了大量的隋唐时期瓷器等遗物,还揭露出一批窑炉、作坊、料池等重要的遗迹现象,这一新发现不仅将萧窑的烧造历史提溯至隋代,还揭示出了萧窑在中古时期南北瓷业交流中的重要地位。

唐代黄釉瓷碗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武汉大学考古系、萧县博物馆对安徽萧县白土寨窑址进行了主动性考古发掘。实际发掘面积为478平方米。通过发掘,共计清理出唐宋时期各类遗迹70处。其中包括窑址3座、料池4座、储灰池7座、房址10座、灰坑29个、柱洞类遗迹12个、灶类遗迹3处和路基2条,出土遗物丰富,保存完整的小件遗物近800件。与窑址烧造相关的遗物主要有制料工具类,包括碾轮、擂钵;窑具类,包括窑柱、垫板、支托、垫饼、碗形间隔具、手捏船形间隔具、少量三足支钉和匣钵;生活用具类,如陶盆、陶罐、骨器等。瓷器釉色以白釉为主,均施有白色化妆土,胎质较细密坚致,器类以碗为主,还有盏、执壶、瓷盆、双系罐、瓜棱罐、瓷瓶、瓷杯、瓷盂、平底钵、瓷枕(均有纹饰,技法以剔花和划花为主)、缸、提梁罐、砚台、瓷玩具、佛像、骰子、棋子、建筑构件等。另外晚期扰乱地层多出土酱釉深圈足涩圈碗、酱黑釉瓷罐、白地黑花瓷盆(部分带字“风花雪月”)等,当属金代风格;早期唐代地层多出土青釉和黄釉的玉璧底碗、盏等,照釉面观察,施釉的方法为蘸釉;釉层薄厚不均,往往还形成蜡泪痕。器物多素面装饰,除了部分刻花、划花外,少数呈釉下彩装饰,纹饰题材主要有牡丹、草叶、卷云纹等。

宋代白瓷枕

金代酱釉双系罐瓷罐

      所发现窑炉遗迹主要集中分布在T0702和T0304两个探方内,但根据层位关系、窑炉形制、结构与方向等推断其应为两个不同窑区。其结构一般由窑床、火膛和烟道组成,受制于揭露面积和部分重要遗迹保留展示,未发现操作坑,窑炉保存较差。Y1、Y3为一组联窑,窑门相连,开口于③层下,Y1规模较Y3稍大。这两座窑分布在发掘区东部,且建于一座废弃的料池作坊之上,皆为半地穴式马蹄形窑,方向为东西向。窑门处于东部,有火膛、窑床、烟道,部分窑壁尚存;火膛呈半月形,与窑床之间用耐火砖夹窑柱修建起来的墙体分隔开,火膛与窑床间的高差为40~60厘米;窑床较平,为较厚一层不发硬的红烧土面,可见烧窑温度不高。Y2位于发掘区以西,T0304内,开口于⑤层下,年代较早。Y2平面亦为马蹄形,有火膛、窑床、烟道,呈西北-东南向。与Y1、Y3不同的是,Y2烧窑温度较高,火膛底部与窑床皆有一层较硬的烧结面。

Y1、Y3(F9)

      料池类遗迹全为长方形,由垫板铺地,池边立砖,池底残存瓷泥。C1位于F1内部,紧靠F1的北墙和东墙;C2、C3位于F2西北部,南北相连,以立砖间隔开,C9位于F2东南部,被H12、H13、Z3打破,底部铺有垫板,较为平整;C6位于F4西部,平面为椭圆形,用耐火砖围成,仅存一小块立砖,底部铺有垫板且残留较薄一层料泥。

C3

      储灰池遗迹平面多为长方形,结构为直壁平底,池内包含大量草木灰,上层夹杂红烧土颗粒。C4开口平面为圆角长方形,系立砖(耐火砖)围成,底为火烧的红色硬结面平底;C5开口平面为长方形,系立砖(青砖、沙砖等)围成,底为火烧的红色硬结面平底,其内部还有几块立砖,将C5一分为二,一大一小,从填土一致性来看,推测是C5改小所致;C7位于F6东部,开口平面为长方形,共由12块竖立的长方形耐火砖围砌而成,C7西北角发现一个釉料缸底,可能为池子功能上的配套设施。

      作坊区可分为东、西两区,东区作坊有F1、F9,F1应为专门保护料泥池C1搭建,墙体由一层垫板夹一层窑柱砌成,西墙处竖立一块柱础石推测用于搭建简易棚。F1西墙与F9西墙连成一线,与西部作坊区分隔开来,应是有意为之,此外F8、F10东墙亦是利用了F9的西墙。Y1、Y3位于F9内,窑炉本体打破了一层厚厚的瓷泥层堆积,故推测F9为一处练泥池遗迹,后改建在内建窑。西部作坊区与东部烧造区仅一墙之隔,共有8座房址,由于发掘面积所限F3、F7仅揭露出少部分,除F3、F5、F7、F8外其余房址皆配置有料泥池与储灰池类遗迹。

F1(包含C1)

      根据前期调查和发掘得出的初步认识,萧窑始烧自隋唐,一直延续至宋元时期,结合2015年欧盘窑址的发掘情况可知,欧盘窑址主要烧造时代为隋至盛唐时期,欧盘窑址的材料年代最早,白土村各窑址点的年代较晚,其发展历程似有窑址点由北向南迁徙的趋势。本次发掘进一步丰富了我们对有关萧窑中心窑厂分布区内文化内涵的认识:从产品的种类和品相来说,白土寨窑址所出遗物种类丰富,除了日用器物外,还出土有瓷质明器、佛像砖、佛像面瓦当等,此外大量围棋子、骰子的出土反映了宋时当地居民窑工的日常娱乐生活;更可喜的是碗形间隔具与船形间隔具等窑具的使用方式在这次发掘中有实物可以印证,对萧窑的装烧工艺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综合考虑层位关系及出土遗物状况,此次发掘所揭露出的西部作坊区并不是服务于东部窑址烧造区,而寻找与西部作坊区紧密联系的烧造区、与东部烧造区联系紧密的作坊区的工作还需要进一步的发掘来完成和证实。

瓷人俑塑像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绿宝石 | 阅读:
相关新闻       窑址  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