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山西盂县发现明代纪年壁画墓与彩塑窖藏






[日期:2019-08-09] 来源:文博中国  作者:张光辉 [字体: ]

      2018年6月至7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阳泉市文物局与盂县文物管理所,对盂县下曹明代壁画墓与彩塑窖藏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该座壁画墓位于盂县南娄镇下曹村北200米处,地处香河北岸的道人沟西侧台地上,东距京昆高速1公里,此次发掘还在明墓北约1公里的道人沟东侧断崖边,抢救性发掘了三座近代窖藏坑,埋藏有大量明代彩塑造像。

      壁画墓

      下曹明墓为一座“凸”字形的土圹砖室墓,方向176°。墓道位于墓室南部,平面为长方形,底部略有坡度,长2.7米、宽1.26米、底坡长2.65米、深3.2~3.6米。

墓室俯视

    墓门为砖砌仿木结构,由门洞、门楼两部分组成。门洞呈拱形,底宽0.72米、高1.26米,洞门封堵先采用七层条砖侧立砌筑至门洞近顶部,其上再平铺四层,局部填塞断块的方式封闭。门洞上部为门楼,由门额、斗拱铺作、枋、椽及坡顶组成。门额上部砌置门答二朵,上接普柏枋,枋间置偷心造四铺作。铺作承托撩檐枋,其上为椽头,最后扣合坡状砖瓦。墓门正面彩绘装饰丰富,以白彩衬底,多黑彩勾边,红彩填色。门洞顶部饰祥云,两侧装饰有后期补绘痕迹的莲花瓶栽。门楼的答、枋、椽直接涂红,铺作两侧着饰牡丹花卉。甬道进深1.1米,底部未铺砖。墓室土圹为圆形,直径2.7米、自深3.27米。攒尖顶砖室,顶部被扰动,通高3.8米。砖室底部为八边形,单层条砖人字铺地,周壁至1.6米处开始收顶。砖室内部周壁采用黑、灰、绿、白彩,包括室内主题壁画、建筑彩绘和星象祥瑞图等,多以白彩衬底、黑彩勾边、红彩填色、绿彩烘托。

    主题壁画共七幅,绘于墓室周壁,画幅较大,宽0.88、高0.6米,每幅主题壁画上部为窄条状的缠枝花卉,下部为孝行故事及夫妇图。墓门内部两侧各两幅孝行图,西侧孝行图的内容由南及北分别为杨香打虎、田真哭荆,东侧孝行图内容由南及北分别为郭巨埋儿、王祥卧冰。正对墓门的墓室北部中央为夫妇对坐及侍奉图,其中东侧为男性,西侧为女性,在对坐夫妇东西两边分别为一对男仆、婢女侍奉图。在杨香打虎图左侧上部发现一款自右及左竖向书写的黑色题记:“大明永樂九年二月十一日葬”。

北壁壁画

    建筑彩绘见于墓室立柱、阑额、拱眼壁及椽头等部位。墓室转角立柱共计6根,涂刷红彩,柱上承接简易的一斗三升,蚂蚱耍头,耍头上刻划三角,拱眼壁补绘莲花、牡丹等,阑额绘制缠枝花卉,椽头满饰红彩。日月星云绘制于墓顶四周中部,其中东部为红日及白底红边的祥云,西部为红边白彩的弯月及瑞云,周围均点缀白色繁星。

    墓内因进水,淤土约1米,棺木及人骨被扰乱,杂乱堆放,随葬品三件,多已位移,其中陶盆一件位于墓底墓门西侧,白瓷碗一件位于近墓底的墓门东侧,纪年砖一块,位于近墓底淤土中,斜靠于墓室北壁夫妇对坐图旁,其上有朱书文字。

      彩塑窖藏

      发掘窖藏共三个,均为洞室埋藏,位于下曹村北700米处的道人沟东侧的断崖边。据调查该批窖藏系村内大王庙中的供奉佛像,上世纪文革初期,当地村民将庙内彩塑搬离了寺庙,并埋于后山。根据这一线索近年有人在后山寻觅,发现了其埋藏的具体位置,随即有人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当地文物管理部门。根据前期调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下曹明墓发掘结束后,于2018年7月至8月,又对该批窖藏进行了发掘。

    三座窖藏埋藏的均为彩塑造像,共计38尊。绝大多数为罗汉像,神态各异,手势变化多端,也有部分帝王造像。多为木骨泥塑,少量为木刻,未见装藏,以绿、白、红、黑彩为主。三座窖藏坑彼此相邻,位于道人沟旁的断崖旁,均为掏挖于生土的小窑洞,三者系建于一坍塌殆尽的大窑洞北端,窑洞朝南,面向道人沟。

    三座窖藏由东向西依次排列,编为一、二、三号,其中一号和二号窖藏虽洞口局部坍塌,洞室形制和高度清晰,弧顶平底。一号窖藏洞室宽1.7米、残存高0.95米、残存进深1.7米,埋藏彩塑8尊,6尊罗汉、2尊帝王塑像,均盘坐肃穆。二号窖藏洞室宽2.3米、高1米、残存洞室进深1.6米,埋藏彩塑16尊,多为罗汉造像,整体保存较好,作盘坐状,高度在0.6米左右。三号窖藏塌陷严重,洞室内埋藏造像分前后两排,共计14尊,其中7尊为木胎造像,其余为木骨泥塑。

二号窖藏

      该批造像虽保存较好,但因泥胎和木胎的脆弱性,后期移动易造成破坏,为此将所有彩塑在现场进行了逐个套箱提取,便于后期进入室内进行实验室考古,最大限度地保护这批文物。

      此次发掘的明初纪年壁画墓在山西境内属于首次发现,其结构完整,壁画保存较好,是今后判断明代早期墓葬的一个重要标尺。

      同时,该座墓葬形制与装饰有着明显的金元丧葬遗风,特别是墓室与门楼的结构与装饰风格带有显著的前朝烙印,这也进一步纠正了以往对明与金元壁画墓含混不清的认识误区。

      此外,明代是墓葬壁画装饰急剧式微的时期,特别是由上及下的礼教规制,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趋势。但从下曹这类墓葬的发现而言,局部地区特别是下层社会,还保留有浓厚的宋金丧葬习俗,展现了明初该区域民间文化的深厚传统及对上层礼法反映的滞后性。

    彩塑窖藏是此次考古工作的又一重要收获,发掘出土造像之多,保存较完整,在全国同类窖藏中较为罕见。同时,山西是明代彩塑保存最多的省份之一,但主要见于寺庙之内,如五台山五爷庙、平遥双林寺、长治观音堂等,异地陈展的难度较大,而下曹出土的这批彩塑脱离原庙宇,且部分保存较好,进行室内展陈的可操作性更强,可极大丰富展陈文物的内涵。(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阳泉市文物局 盂县文物管理所 张光辉 韩立忠 赵培青)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绿宝石 | 阅读:
相关新闻       考古